甜食

算是準備正式開始,請多指教

【雷卡】重要的東西要寫上名字

......人設屬於官爸,OOC屬於我

.

宇宙间一艘红色的飞船在其中穿梭着,这船体大概之前经历过一场激战而变得有些缺损,但却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它的移动
……哔,哔哔
在飞船的操控室内一个略为瘦小身影正在进行一些设定和调整,那指腹上带有些许薄茧的双手灵巧划过数据面板并时不时轻轻点击,过一会后他抬起手揉揉自己的眉间,接着谨慎的再确认一遍后才起身离开这里,船舱内的走道因为选择了低耗能的模式而显得昏暗,慢慢的走到一个门前后停下,站在原地辨认一下后伸手放在识别器上扫描掌纹
…滴滴!
识别很快的就完成,不过看到房间内出乎意料的景象时原本迈开的脚步顿时停住,随着时间过去门自动关闭,伸出手再一次识别,门开……还是一样,卡米尔眯起右眼盯着那个大口喝酒的雷狮,这次有在门关上前进入房间,左手叉腰俯视这个看样子已经喝高了的醉汉…地板上堆满满的空酒瓶早就超过雷狮酒量
……而且还是多种类的酒混着喝
雷狮慢了好几拍才意识到身旁多了一个人,完全没有了之前在那惊险的围捕中展现出来的气魄跟狡捷,只余那身从骨子里透露出来有些冷漠的慵懒感还在没被酒精击垮
「卡米尔…你太慢了,来!喝酒!」
直接把自己的酒杯连着那喝了半杯的酒往卡米尔手中塞,而卡米尔有点蒙的赶紧抓稳杯子,看对方拿了以后也没继续看而是又半躺在地上,心情愉悦的在嘴里哼着不明的旋律,卡米尔有点迟疑的看着手里的酒杯,根据那在旁边只剩三成量酒瓶上的标签来看应该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果酒…准备物质时应该只购买了啤酒才对
「…喂,卡米尔…果然还是啤酒好喝点啊,你太慢,我搬过来的啤酒都没了,那甜腻腻的味道你怎么会喜欢…」
卡米尔听见雷狮那前言不搭后语的醉话有些意外的抬头,毕竟在那充斥着暗芒利刃的皇宫内从来没有发生过…不过大概也是因为已经离开那里的关系,在过去一直为了各种原因压抑住的性情不用再去压制,可以尽情的做自己
[果酒的话…试试看好了? ]这么想正准备喝时一只手突然抓过来,雷狮阴着脸瞪视并用比平常低沉的声音开口
「卡米尔…你怎么抢我的酒,翅膀硬了?」
「大哥,是…」
「啊啊…对了,平民间有那个什么来的……对对,东西要写好自己的名字才不会被拿走。」
「大哥…」
卡米尔傻眼的看着雷狮跌跌撞撞的走到书桌前拿了一支奇异笔,又扑到地面上翻找着什么,大概是因为没找到所以突然发起脾气砸了下酒瓶堆,接着随手捡个空瓶写上【布伦达】,不过盯着看一会后又狠狠的涂掉
「不对…我都离开那糟糕透顶的皇宫了干嘛还用这个名字,我要换…雷………………雷狮!」
在涂改掉的字旁边写上,然后心情又一次好转的拿起其他空瓶写【雷狮】,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只是拿了海盗团的名字在用,卡米尔开始认真考虑面对第一次在发酒疯的雷狮应该怎么办,还没想出最适合的方法又看雷狮起身走过来却踩到空瓶失去平衡,吓得赶紧冲上去扶对方但反过来被重量压倒在地,咬牙忍住背后的疼痛紧张的查看雷狮有没有受伤,而雷狮因为有个人肉垫保护所以完全没事,甚至还有心情哼歌,卡米尔无奈的看着这个人没心没肺的态度也明白他状态良好除了喝醉外,并暗暗庆幸根据背后的痛感来看应该没有压到玻璃瓶,忽然间雷狮捧起卡米尔的脸严肃的看着,卡米尔被毫无征兆的来这一下感觉心跳仿佛也跟着漏了一拍,正想开口向对方表示自己没事时…
「哈,这里也要写!」
一边说着手也同时动作,而卡米尔则眼神死寂的任由冰冷的笔尖划过右脸,毕竟这时挣扎了反而会更惨,默默的回想之前飞船的程序设置跟改写方式,很快的脸上就在雷狮的笔下多出了【雷狮】两个字,写完后雷狮满意的欣赏一会才放手,但起身时可能是酒醉的关系一直沒成功爬起来,挥手拒绝卡米尔要帮忙的意思,并反覆给在自己身体下方的人带来二度伤害
…每次没有成功就又摔一次
几次后放弃起身的样子,反手抱住卡米尔似乎打算就这么睡觉了,卡米尔反抗无用只好努力伸长右手去勾在那边有点距离的床上棉被,扯下来后盖到雷狮身上,听着对方已经平缓下来的呼吸声,也缓缓闭上眼睛。
.

□第二天■

.

雷狮算是被热醒的
卡米尔因为过去一些心理因素总是偏爱用很厚的被子,而棉被一厚就很容易热,更别说雷狮本来就体温偏高,之前有酒精麻醉还好,等那些随着大量的汗水排出后这热度就无法再忽视下去了,雷狮几乎是在睁开眼睛的瞬间把身上的棉被抛出去,在棉被击中空瓶堆时发出的声响也把卡米尔吵醒了,之后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望一会后雷狮决定先打破这个僵局
「…卡米尔,你脸上怎么写着我给海盗团取的名字?」
「大哥昨天喝醉时说要改名,还在不少地方签上自己的·新·名·字…」
「……那个卡米尔,我有点头疼,想先去喝点能解酒的东西」
「没关系,我待会去帮大哥准备……还有昨天我发现羚角号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因为本来为了方便替换升级零件的设计意外导致这些外部武装即使被破坏只要即时修改参数就完全不会影响航行,关于这个特点我有个想法…」
雷狮任由这看着一脸平静的卡米尔开始报告,抬手按着隐隐作痛的脑袋,有些心虚的视线在卡米尔右脸上转了下,最后还是乖乖坐在原地听
.
细节补充? :
昨天下载了手机绘画软体,画了两天才勉强画完上半身(下半?……空白不够画【认真】)不过卡在眼睛那里怎么画都画不好QAQ,就烦躁的开了空白图层乱画乱涂纾压,然后我在卡米尔右脸涂上「雷狮」两字后突然有了「雷狮在卡米尔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自己的东西要写上名字才不会弄丢」两个想法,所以丢下画赶紧写起这个短篇
这里偷偷加了大羚角跳是在某次战斗中发现有奇怪的特性再衍生出来的底牌脑洞,还有卡米尔会选择在雷狮宿醉时讲这个其实是公报私仇,不过会在雷狮宿醉好点后重新再讲一次的,不然宿醉时再厉害的人也难以好好思考这种比较复杂的问题(卡米尔:记仇.jpg)
关于名字这里,是我脑洞了下关于旧设跟现设名字不同的这点,大概就是他们本来的名字是旧设那样,而卡米尔是在雷狮彻底认可他后给的新名字,至于雷狮则是在离开雷王星后才自己抛弃旧名换成「雷狮」
还有自己差不多快写完后发现可以分别理解成甜向跟刀向
甜向是「重要」,刀向是「东西」
……那么,谢谢你的观看!


請相信這個是表情包...

描完線才發現腰跟腿的部位嚴重出錯...其他也有零碎的崩點orz

Q版風練習,卡米尔真的超級可愛 ! ! ! ! ! ! ! ! ! !

看到原圖後就偷偷的也來一下☆

話說原本以為紅綠燈三人組大賽第一的隊伍是最難表示的...但我錯了(捂臉)主角三人組最難...

大愛雷卡!卡雷也吃,可逆不可拆

或許...寫文時會根據靈感寫其他的......

不過反正...我很渣......所以也無所謂吧...

最後...雷獅跟安迷修旁邊的骷髏頭可愛嗎?心血來潮加上去的(蠻喜歡骷髏的我)

雖然畫渣...但還是不要臉的畫了一張生賀(捂臉)

卡米尔!!!祝你生日快樂!!

錯位001

嘗試開坑,安雷向

可能雷點:ooc,雷王星情況捏造,安迷修師傅私設,幼年

請注意避雷,那麼...正文開始

.

.

.

.

.

雷王星,被神降下富饒命運的地方

王族可以狂妄

貴族可以傲慢

平民必須去侍奉

貧民必須被踐踏

今天,大家也都在努力的完成自己的使命呢

.

在雷王星首都外,有一個小小的身影在一個樹洞內小心的隱藏著自己,身上似乎是在什麼地方被利器割破,不過一身塵土一定程度的止住血而且傷口也不深,他稍微抬起頭有些迷惘的呢喃著

「跟師父說的不一樣啊...」

安迷修為了從原來居住的地方到達雷王星,中途經歷了各種難以言說的困難,就只因為聽說雷王星有王族,而觀念中有王族那麼就一定有騎士,有騎士那就可以像師傅提過的那樣,跟戰友一起對抗危害,還有其他總總師傅那提過他作為騎士應該經歷過的事情

結果事實上

在雷王星的騎士是由有貴族身份的人才能擔當

還有雷王星的騎士只是一種稱謂...討伐也好,管理治安也好,都是由軍隊或警員來管理

也就是...弄錯了,而且還因為是黑戶差點被抓起來

.

師傅總是用一種懷念的語氣說著過去經歷過的事情

跟同胞一起討伐擾亂人民安危的凶獸

把酒暢聊日常

一起鍛鍊劍技

很快樂的樣子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師傅要來到這個沒有騎士的星球

但我可以去找

去找當初師傅來自的地方

據說雷王星有王族

師傅說過,騎士是由王族受封的

那麼

是那裡嗎?

擅自離開師傅會擔心吧...

不過為了成為跟師傅一樣優秀的騎士,就必須去經歷師傅當初所經歷過的

所以

出發吧

.

待續

.

.

.

.

.

總之...有人想看再寫吧

看到幼安幼雷的圖後的腦洞

如果安迷修幼年時,因為某種原因來到雷王星與雷獅提前相遇之類的

ooc嚴重...除非一些用角色視角能比較能解釋清楚的部分,不然會盡量用其他視角描寫減少ooc感的

總之,謝謝你能看到這裡

錯位000(初章)

嘗試開坑,安雷向

可能雷點:ooc,雷王星情況捏造,安迷修師傅私設,幼年

.

.

.

.

.

平行時空是由各種可能性發展出來的

在這個時空,這兩人是恩愛的夫妻

在另一時空則是怨偶

在這個時空,他們是陌生的鄰居

在另一時空則是能彼此託付性命的戰友

不可思議

那麼...誰在哭泣呢?